兴阳

多年陈道明粉,吴岳官配太甜,喂满一嘴狗粮

樱桃熟啦(完结)(李达康X欧阳菁)

(圈地自萌,不涉及真人)

欧阳菁这几日并不是很快活!

难得两个人都有时间,本打算着你侬我侬的缠绵几天,却不料李达康整日里拿着文件看得津津有味,甚至都忽略了喵性行长的存在,几番挑逗未果,倒也激起了她的兴致,势必要看看这正人君子的一面能装到几时。

 

李达康自是乐得看着小小的人在眼前转悠,刻意端起了架子逗弄着她,这不,如今这一幕,倒是让李达康大饱眼福━━

欧阳菁翘着脚坐在沙发上,随手从一旁的果盘里取了些樱桃,似是漫不经心的瞥了李达康一眼,随即舌头轻轻探出绕在樱桃的四周转了一圈,贝齿吞吐间樱桃早已吃完,吐出樱桃壳的同时竟也有了一个小小的樱桃结。

欧阳菁余光看到李达康翻阅文件修长的手指微动,似是动作也快了几分,嘴角勾勒起一抹浅笑,捏着另一个樱桃送入口中,一来二去倒是玩的不亦乐乎,盘子里的樱桃很快就被消灭殆尽。

 

李达康被她撩拨的没有在家办公的耐心,把重要文件放进书房,三两步的走到人跟前拦腰抱起,侧头咬住人耳垂低声调侃。

巧了,秘书小金抽屉里有一本英国骑士派的诗集,罗伯特•赫里克很是钟爱以樱桃表达,我看过一小段有关樱桃的东西,看样子会很和你心意。

他居高临下,促狭的盯着人疑惑的脸也不多加阐释,只等着人恼羞成怒般的撒娇了好一通,才开恩般的悠悠开口

 

Have you beheld (with much delight), Ared rose peeping through a white? Or else a cherry (double graced), Within alily?   Centre placed?...... So like to this, nay all the rest, Is each neatniplet of her breast

欧阳菁英语极好,回味两遍,听懂了她家中文系大才子没羞没臊的调侃,脸上一阵通红,再也忍不住拿起沙发的靠背朝他扔去:“李达康,你!耍流氓”

李达康饶有趣味的看着不安分的小野猫,将欧阳圈进怀中,四肢固定在他身边,四目相对,在欧阳惊呼中,猛然抱起她,大步走向卧室,猛然关上门,将人放在床上直接吻了上去“菁菁,我只对你耍流氓”,吞下她未开口的话语,欧阳将手指探入腰侧,不由自主的画着圈圈,满是魇足的眯眼享受着。

细碎的吻落在她锁骨处,沿着锁骨向下一点一点的晕开了痕迹,在人的身上制造出一个一个淡淡的樱桃,很快身下的人沦陷在他的温柔乡里。

 

李达康想起欧阳刚吃的樱桃,很是恶趣味的停下了动作,俯身在人耳际落下一个浅尝辄止的吻,沾染了情欲的声音格外诱惑

欧阳,等我一会儿。

李达康起身随意的搭上白衬衫,衬衫只象征性的系了两枚扣子,半遮半掩的向外走着,还不忘手指置于唇边给人一个飞吻。

自然,李达康没让欧阳菁等很久,回来时手中持着水果拼盘,半敞的衣服若隐若现的可以看出腰线,欧阳菁暗中吞咽了下口水,又开始不自觉的欣赏着自家的老公独有的风韵。

李达康这么多年自是对欧阳菁的花痴状习以为常了,更别提,他就是喜欢欧阳菁的坦率和不加掩饰对他的迷恋,对着她努努嘴笑吟吟开口

喏,还有些樱桃,不如你喂我吃?

欧阳菁略向后仰倚在靠枕上,屈伸着左腿惫懒的在床上滚了一圈,双腿交叠笑吟吟的点头,声音倒是一如既往的勾魂

好啊,辛苦师兄啦。

李达康随意取了一枚樱桃含在口中,给人以足够的反应时间后缓缓的逼近好整以暇的人,玩味的冲人笑笑随即俯身将樱桃置于人胸前,舌尖将樱桃送出慢悠悠的品尝着,还不时发出一些声音,惹得欧阳菁更为难耐。

两个人如是这般的吃光了果盘里所有的水果,随着床帐的落幕,屋内也逐渐归于平静。

 

李达康看着身边熟睡的欧阳菁,俯身在人的发迹落下了一个不含任何情欲的吻,淡淡的话语在空中飘散。

 

欧阳,我要在你身上去做,春天对樱桃树做的事。

 愿无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评论(2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