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阳

多年陈道明粉,吴岳官配太甜,喂满一嘴狗粮

人间酒醒梦回时(1)


(圈地自萌,不涉及真人,我都不知道写的什么鬼)

李达康觉得,自从欧阳菁当上京州城市副行长之后,他和金融系统似乎也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今天是周末,他还要参加光明峰项目招商引资项目筹备酒会。不过李达康就是自我特色的霸气,别人西装革履恨不得一场宴会多认识一打的合作伙伴,搭上点关系。

李书记却浑然不觉,穿着工作服那套黑西装配白衬衫,施施然站在那里。

丁义珍副市长作为他的化身,站在中间替他说毫无涵养,虚伪客套的场面话。 

李达康很无聊。 

他很久没觉得,生活这么无聊过。


下午欧阳菁打电话给他,秘书小金替他接的电话,说晚上银行有个业务应酬大单,不回家吃饭。 

没想到欧阳根本不需要他。

他走了一半,又堪堪折回。

欧阳拼命寻找新寄托,孤家寡人反倒只有他一个。他没办法,工作太忙,顾不了这么多事,抽空来到峰会。因为就算这个点回到家里,也只有他一个人。

 他一向不太爱凑热闹。从前是为了工作也曾疯狂应酬,后来他年岁和地位渐长,一点点从酒桌上退下。那些必要的场合证明了他的地位。

他默认欧阳菁与王大路之间同学往来。欧阳偶尔住在帝豪园,他也懒得去管!他了解王大路,精明能干,明白人,会来事,不会和欧阳之间发生别样的情愫。欧阳的一些情绪会跟王大路发泄,王大路会劝解,调和。替李达康省心不少事。
欧阳少女心,不成熟一面一直都在,李达康实在提不起兴趣跟欧阳周旋。他更明白孤独的人是可怕的。

他的身居高位,是靠无数个孤独的时刻换来的。是打败了自己,打败了无数个想要喧嚣的热闹,才换来的高处不胜寒。年轻时候同自己打仗,现在倒真希望身边有个体己的人。能让他说说话,能让他忘记,自己是李达康。 

欧阳这些年陪着他东跑西颠的,好不容易两人暂时安定下来,他就尽量推了那些乱七八糟的聚会。那时他心里是有点小希望的。他希望有个人能拉住他,将他从官场的尔虞我诈,工作场所的声色犬马,你方唱罢我登场,拉回平常人的世界。 可惜欧阳菁他的妻,从来不是可以安心倾诉的那个人…


酒会的气氛越来越热烈,李达康更加烦闷。他有些怀念清爽的气息。眼前的莺莺燕燕,一个个目的性太强。

他连应付也不想。

接到一重要电话,马上赶去会场开会。


李达康开会出来,已经很晚了。 大风车工作停工和拆迁工作,牵扯到各个领域和社会治安稳定综合治理工作,他高度重视,各种要求和指示要及时传达到各级部门的一把手。

如果生活,“有所栖,才能有所期”,那么…在悲伤的结局里,或许会是“有所妻,有所欺,有所凄”。

他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欧阳菁悠悠的走在大街上。他让司机开的慢些,看见欧阳脸上满是委屈,在和谁打电话,似乎在诉苦。从没有在他面前展示过的疲惫。

 欧阳菁嘴里喃喃自语。李达康下了车本想喊她,又见她在打电话,只好也跟着慢悠悠的走在后面。

能听见她的吴侬软语,小猫似的,在电话里撒娇,说她刚应酬完,明天还要加班。 李达康想笑,欧阳菁热爱生活,嘴里对加班各种排斥,工作起来比谁都亡命。欧阳说过她放弃去国外,放弃留家乡当体面的公务员,来京州就是为了他李达康这当官的丈夫。

 这么多年欧阳一直很瘦。意志力倒是不小,林城时得了个铁娘子的称号,短发干练,这些年工作中越来越处事圆滑。 他听见欧阳极为不舍的说了再见,挂断电话叹口气,白色西装映衬着努力挺直的背影,向前走。

欧阳菁觉得自己真是自作自受,她最开始答应搭银行分行年轻有为的行长的车回家,后来觉得不合适,找个由头借故离开,往机关宿舍走去。

 她也确实很累了,其他同事都有男朋友或老公来接,她目送一群人热闹离开,终于还是没忍住给王大路打个电话撒娇,谁让她把王大路当最好的朋友和不可替代的哥哥,王大路一如既往的幽默感逗她笑。


欧阳菁喝不少酒,微醺状,正准备拦车,身后突然有人喊她名字,声音不大,但在夏季夜晚宽阔的街面中,有些笃定。 

“欧阳,菁菁,少喝点酒,回家吧,我给你做点醒酒汤。”

 她回头,李达康穿着黑色西装,神情有些疲惫,但看见她,眉眼还是弯弯,眼里有微笑,有毫不掩饰的宠溺:“我刚开完会,正巧看到你。你应酬结束啦?”

 欧阳这一刻失神,被李达康一把拉入怀中,欧阳乖巧的跟随在他的步伐。内心非常开心,李达康扶她上黑色的奥迪:“走吧,回家,我的夫人。”

小金等他们坐稳后,很有眼色打开空调,不去打扰书记和夫人秀恩爱。
开着奥迪朝机关宿舍飞奔。

(就这样吧,这一章先甜吧,挖坑不一定会填,结局是HE或BE我都不知道)
题目选自王国维的《人间词》里的虞美人,脑洞不够用,胡乱取名…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