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阳

多年陈道明粉,吴岳官配太甜,喂满一嘴狗粮

堕落省长包养前妻(4)番外



圈地自萌,不涉及真人。大半夜修仙低产,我都不知道写的什么鬼) 


相识大半年,欧阳菁从未去过林城大学找过陈然,昨晚稀里糊涂跟李达康发生羞于启齿的乱入关系,她脑子一正发蒙,连她都是这种状态,何况陈然。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大半年陪伴,是块石头都能把她焐热,何况面对她并不反感的老同学细水长流的追求。她欠陈然一个解释。这事不能拖,逢久必变。她不想欠着谁,一路走来是一笔数不清道不明的乱债。


林城大学依山傍水坐落在城南郊外,欧阳打车从学校大门而入,学风正浓,正是学校忙上课,随眼可见老师认真教学,学生们认真学习的身影。欧阳菁穿着亚麻长裙漫步在校园,欣赏周围一草一木,仿佛勾起读书时在象牙塔埋头苦读的青葱时光。她问了体育系的同学,经济系的陈然教授在哪授课。10多分钟后,欧阳找到陈然授课的教室,陈然正对风华正茂的学子们讲金融风暴以及政府救市采取的措施,对我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面对抗击金融风暴的办法引发思考。她找个位子旁听,认真听取同学们各抒己见的答案,感到受益匪浅。

随着下课铃响,陈然大步走向她,不去管周围人窃窃私语,带着欧阳到学校附近的咖啡馆。陈然精神状态明显颓然很多,顶着黑眼圈认真看着欧阳菁。他先开口打破沉默:“欧阳,我是真心爱你,想过和你结婚”说完他打开随身携带公文包,拿出周大生LOGO的礼盒,打开一对1.5克拉的婚戒安静的放置在里面。“欧阳,我认真考虑一个晚上,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先去领结婚证,婚纱照和酒席以后补办,为表我的诚意,我把工资卡、奖金,房产证、一部分投资证券和保单都交给你保管”


“谢谢你,陈然,我今天来跟你解释昨天的事,本来这是我的私事,没必要跟任何人解释,但我不想你误会,我和前夫李达康已经离婚3年,昨天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小区楼下,这事很匪夷所思,越描越黑,我现在不能接受你的求婚,你很好,是我目前的状态不适合进入新婚状态。”“欧阳,这算你的拒绝吗?你有拒绝的权利,我有追求幸福的动力,你没结婚我就有机会。欧阳你不会拒绝我送你回去吧”“好,一路走吧。不管这么样,我们都是老同学”

从京州到林城,黑色奥迪飞速朝某小区奔去。李达康只让小金跟随,车上装着一部分换洗衣服和私人物品。他是强势而果决的人,忙完一天的工作脑子里全是对欧阳疯狂的思念。车子到某小区停车场,小金很有眼色停车找住宿,李省长的私人感情不是他能参与。

李达康拿好私人物品锁车,第二次看到欧阳菁和陈然一前一后往小区走来,他突然暴怒,昨晚他和欧阳做了夫妻间最亲密的事,欧阳住所没别的男人让他没时间思考其他。这算什么,他们两好到这种地步?他毫不客气冲了过去,隔开欧阳菁和陌生中年男士的距离。眼神冰冷扫射陈然,这是一位久经上位的高官威压和警告,知识分子傲骨让陈然拒绝低头,他调整呼吸,一字一句对着李达康缓缓吐出:“李达康省长,我是陈然,你的前妻欧阳菁女士的大学同学,在半年前我遇到欧阳,追求她一段时间并向她求婚,欧阳拒绝我。你们已经离婚,我有权追求欧阳菁女士,我爱她。”陈然的话句句戳中雷点。


眼看一场风暴就要席卷,欧阳菁突然爆发,你们有完没完,通通给我走,这是我家楼下,两位请便,说完毫不犹豫走向小区。李达康不再搭理陈然,拿起行李大步走向欧阳菁,他手长腿长,几步路追上欧阳,死皮白赖跟随她,电梯们一打开,李达康抢先一步走进,按下11楼,不管不顾强吻欧阳,欧阳突然发力,朝他舌头用力咬下去,李达康吃痛,放弃吻欧阳,双手死死拥住她。欧阳冰冷的声音传来,电梯到了,我们就这么耗着,让人看笑话?


李达康只能放手,欧阳打开屋门,也不去管他,自顾自换鞋,烧水,全然无视前夫。李达康自来熟,把行李放在沙发上,不管不顾缠上欧阳,疯狂吻雨点般的席卷向她,很快她的全身束缚被解除,她任凭李达康死命折腾,咬着牙拼命忍着,用无声的沉默代替她压抑的愤怒。


欧阳明白这个时候反抗没有任何用处,任凭李达康一个在她身上缠绵,云歇云时,李达康暂时得到满足,欧阳毫无温度的声音再次传来,李达康,我是妓女吗?这TM算怎么回事?不明不明,不清不楚跟我的省长前夫Make love .这事传出去,李达康你这省长别当了,都是成年人,这两次的事算我倒霉…现在不想听你说话,门在那边,请你出去!


回廊一寸相思地,
落月成孤倚。
背灯和月就花阴,
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纳兰容若《虞美人》

(太困,今晚就更在这吧…给大家比心,谢谢)

评论(1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