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阳

多年陈道明粉,吴岳官配太甜,喂满一嘴狗粮




张幼仪:感谢徐志摩
如果不离婚,可能永远没法找到自我


张幼仪将自己的一生分成德国前、德国后两个阶段,“去德国以前,我凡事都怕;去德国以后,我一无所惧”。她对张邦梅说,感谢徐志摩,如果不是离婚,她可能永远没法找到自我,没法成长,也不可能变成另外一个人。

张幼仪回国后,在东吴大学教了一学期德文,后来出任上海女子商业储蓄银行副总裁,同时担任云裳制衣公司(此公司为张幼仪的八弟与几个朋友包括徐志摩合办的)总经理。副总裁之类职位,起初固然得益于哥哥的人脉与帮扶,而张幼仪的独立要强,也帮助她成为干练而有担当的职业女性。她不乏自豪地跟张邦梅忆起,自己甚至在世道颠簸时,投资股票和染料、棉花、黄金等,还赚了大钱。

张幼仪一直气馁于自己没能像徐志摩迷恋的林徽因、陆小曼那样,念一流学校,接受良好教育。虽然她俩只比她小三四岁。她任职银行时,请了一位教师,每天下班后来办公室给她上课一小时,讲授国学经典。


在张幼仪看来,“爱意味着善尽责任,履行义务”。所以,离婚后的她继续善待公婆。当婆婆过世后,她还回到徐志摩的硖石老家,妥帖、圆满地料理了婆婆的丧事。徐志摩去世后,徐父暮年的十三年都由张幼仪照顾;1944年徐父去世后,尽管陆小曼早已跟翁瑞午同居有了依靠,据张幼仪说,她仍会每月继续存三百元到陆小曼的户头。直到四五年后,翁瑞午来跟她说,他的财力足以供养自己和陆小曼,她才不再继续寄钱。张幼仪认为,她是伴随传统价值观长大的,无论环境或她自己变得比从前多么西化,还是要守礼。儿子的爷爷、奶奶和继母,她有责任帮着照应。

当年签下离婚协议时,张幼仪曾心有不忿地对徐志摩说:“你去给自己找个更好的太太吧。”


张邦梅问张幼仪爱不爱徐志摩,她说自己也很迷惑——“因为每个人总是告诉我,我为徐志摩做了这么多事,我一定是爱他的……如果照顾徐志摩和他的家人可以称为‘爱’的话,那我大概爱他吧。在他一生当中遇到的几个女人里面,说不定我最爱他。”


一言之投契,一举之熨帖,一瞥之心动,都可能滋生爱恋,“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张幼仪的所作所为,多么扎实,多么恒久,但是对于轻灵、飘浮、浪漫的诗人来说,又显得多么笨拙、无谓,真是千斤都拨不动四两。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