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阳

多年陈道明粉,吴岳官配太甜,喂满一嘴狗粮

欧阳行长怒惩无敌的人(一)


(圈地自萌,不涉及真人,人设OOC,开心就好!)

私设:

地点:京州

事情线:已解决大风厂股权风波,沙瑞金与李达康合作成功,欧阳并未因受贿罪进去,夫妻两人分居状态

 

大风厂事件后,京州城市银行内部大调整,整个金融系统面临大整顿,从高层到基层人员都很忙碌,副行长欧阳菁除负责部分企业贷款和融资外,新增行投业务。压力很大,经常带领团队攻坚。

今晚在帝豪园有一大型的酒会,欧阳菁做为京州银行主要负责人接待来自美方代表,双方都很重视这场非正式会面,酒会上觥筹交错,唇枪舌战、斗智斗勇。美方代表拐着弯打探双方底线,欧阳团队努力维护银行利益,增加自本,一场聚会结束,欧阳筋疲力尽,喝多了……

打电话给好友王大路来接,她绯红着脸抽着烟,烟圈包裹着她,孤寂冷漠的身影,显得更加冷清。今晚这场初次交锋算是过关了,她长舒了口气。

欧阳菁沿着回机关宿舍的路慢慢向前走,很快从大奔下来穿着花格衬衣,披着灰色风衣的王大路走到她面前,面容清矍而气质沉稳,微笑的样子和蔼可亲。   

他有看戏的闲情,瞧着不远处某水吧里那个得瑟的青年男子对身边的欧阳小声说:“欧阳,如果我没看错,那幅画是出自你手吧。”

“是。”眼光没问题。
“他拿着你的画招摇撞骗,你为什么都不生气?”

 

 “生气要有用,我就生气。道歉要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啊?”
 “那画是你在林城时画的吧。”
“是。”没想到还有人搞这么一出,不容易啊,她一直以为私人作品,没多少热度。
“他竟然还加盖了自己的私章。”王大路不得不感慨。
“那是因为我从来没做过记号。”或许她也该刻块章或者以后作画都做个标记。
 他们在这边小声的交谈,那男子还在大言不惭的夸耀自己是多么的有才华。
“你就不想拆穿他?”
 欧阳忍不住瞄了一眼很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王大路,坚定地摇头,“不想。”
“为什么?”
“不想为这点小事惹麻烦。”再不能忍她也要忍,她老公事业关键期,经不起折腾。

王大路笑的更乐了,忍不住继续刺激她,“你不觉得他很无耻吗?”   欧阳想了一下,一本正绿地看着王大路说:“大路,你听过一句话没有?”“什么?”“有句俗话说的好: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她顿了下,朝那个正口沫横飞的青年男子看了一眼,“而我相信他离无敌已经很近很近了,对于无敌的人,咱们还是不要招惹了,免得自找晦气。”
 王大路忍不住抚掌大笑,跟着欧阳就是有乐子。

  “这位先生,不知你在笑什么?”某位无敌的人很是彬彬有礼地冲着王大路微笑。
   王大路“刷”的一声打开手里的折扇,笑道:“笑可笑之事罢了。”
欧阳菁一瞧那扇面,嘴角立即抽了下,那是她画的呀,王大路咱不带这样的,我们两熟归熟,你也没付我版权,合着是拿我开涮啊。  忒黑了,奸商!
“什么可笑的事情让先生这么乐呵?”偏那无敌的人还很有刨根问底的精神。
  王大路也不废话,直接把自己手里的扇面对准他,“你看我手中的这幅扇面如何?”
 无敌的人脸色终于有些变了,但是下一刻人家说的话就把王大路和某琴全震住了。
“想不到您也喜欢我的画作啊,难怪如此,我非常高兴。”
欧阳无语的抬头看天花板,果然无敌的人就是彪悍啊。
彪悍的人生是不需要解释的,她还是一边默默崇拜去吧。


“是呀是呀,王某对于先生的才华仰慕已久,今日能看到你实在是三生有幸。”
 欧阳菁不得不对商业某王的虚伪报以十二分的佩服,果然是腹黑有道,如此虚伪的话说出来竟然也能如此的面不改色。
  “不知先生是从哪里购得此扇的?”无敌的人一脸掩饰不住的骄傲。
  这个世界果然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啊,能升华到无敌的境界毕竟非同凡响,表情实在让她这个正主儿都无比汗颜啊,内心尼加拉瓜瀑布汗中……

“这是我托朋友花6000元购得,实在是一扇难求啊。”
屁,一个子儿没花,纯剥削来的,某人对王大路报以百分百的强烈鄙视,合着她就是那个被无情剥削的倒霉蛋。
  “让王先生破费了,实在惭愧,那些无良的商家竟然拿我的画如此的大发不义之财。”
说的真他母亲的义正词严,可咋的就愣能干出那么无耻的事?欧阳觉得自己对于人性实在是理解不够深刻,还要加强学习。够无耻!
 王大路一脸虚伪的说:“怎么会,你的画那是千金难求啊,今日幸遇青年画家本人,无论如何也要求得一幅墨宝才好,钱不是问题。”
欧阳在一边暗自点头,心说:“钱当然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  

 无敌的人一脸受宠若惊外加几丝不自在,“王先生也是雅人,如何能用钱来羞辱我,读书人向来都是视金钱如粪土。”
欧阳忍不住鄙视地看着脚面,丫的,你从头到脚全TMD是粪土堆出来的,整个一个粪桶!
“原来先生愿意免费为我作画一幅啊。”王大路一脸恍然大悟地说。
欧阳的身子微晃,心说,腹黑啊腹黑,这坑挖的可真不浅。
 无敌的人果然脸色也忍不住变了下,但还是力持镇定地说:“不瞒王先生,作画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如今看到自己的画作竟然被不良商人以如此高价售于先生,内心不胜惶恐与自弃,短时间之内是没办法再拿画笔了。”

“先生的人品太高贵了。”欧阳菁忍不住出声了,这样的人她不得不用言语表示一下感佩,错过太TMD遗憾了。

王大路的嘴角终于也忍不住微抽,欧阳菁竟然还能做出一脸如假包换的崇拜仰望神情来,真是太难为她了,明明牙都快咬到一块去了。
  “太太过奖了。”无敌的人很是得意的笑。
   欧阳默默黑线了下,再接再厉,“怎么会呢,我觉得像先生这样情操高贵,温文尔雅,有才却不恃才傲物的人实在太难得了,您就是我的偶像呢。”呕吐的对象。
王大路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

“蒙太太厚爱,只可惜我却没办法回应你的一番美意。”
  见过不要脸的,实在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欧阳菁觉得自己的人生真的差不多可以圆满了,这只无敌的人实在太极品了,搞得她极端的想一边痛哭一边往死里踹他——MD,表错情也不是这样表的好不好,这也实在太孔雀了!

 

但是欧阳毕竟当过多年官太太,维持面部表情,忍着暴走的冲动,硬是扮出了一脸膜拜,期期艾艾面带微笑目视力着他:“只要先生能接收到我的一片心,便心满意足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不就是比谁更恶心吗?拼了!

“太太……”无敌的人动容了。
王大路实在忍不住拿扇子挡住了脸,双肩一耸一耸抖个不停,欧阳演技一爆发,连她自己都害怕,玩得太high了。
“这位先生,我知道你很感动,已经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了,但是请您继续做我心目中那高耸入云天山上的圣洁的雪莲花吧,您是那么的纯洁,那么的非人,那么的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像我这样的俗人只有仰慕您的份,断断是不能离您太近,否则无法承受您那强大到无与伦比的气场,所以就允许我带着一颗破碎的琉璃心离去吧。真的,真的不要追来。大路,我们走吧。”你丫敢追来,老娘一定人道销毁了你。

 

王大路被欧阳菁强拉着拽出了水吧,再也忍不住大笑出声。

 抓狂的几乎暴走的欧阳相互搀扶从茶楼出来就笑个不停,两人回到停车场附近。
“……哈哈……我想不到你也能演戏演成这样啊……”王大路抓着靠他最近一棵树笑得难以抑制。
 “就别笑了,我早就说过那种无敌的人根本是不能招惹的。”

王大路面容一肃点头,“没错,的确不能招惹。”然后转过脸去又笑了两声。
“王大路,TM在这样,朋友么得做,一拍两散”欧阳觉得实在太没面子了。
“嗯,咱们还是赶紧走吧,今儿这事肯定会被人注意到的。”
“明明就是故意的。”欧阳菁忍不住控诉。
“难得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事,什么都不做就没意义了。”王大路理所当然的说,一点儿不好意思都没有。

 

欧阳菁觉得其实腹黑到某种程度也就接近于无耻了!
算了,不能跟损友计较的,忍了!

 欧阳菁左思右想,想了又想,最后对王大路说:“大路,我越想越不甘心。”
  王大路点头,很是严肃的道:“这是正常的。”
“所以,我们回去一趟吧。”
 王大路好笑地看着她,“你不担心会暴露副行长身份或书记夫人身份?”
 欧阳菁义无返顾地道:“不回去做那件事,我实在心里不舒坦。”这就好比吼了半嗓子似的,那口气不上不下的卡在那里实在让人难受。
 王大路看着她语重心长地道:“你要想清楚。”
“也不见得了,”欧阳菁另有见解,“最危险的地方也许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在他们都以为咱们已经离开的时候冷不丁地打他个回马枪,效果也是相当不错的。”

“有道理。”王大路点头。

“所以咱们回头吧。”欧阳的眼睛瓦亮瓦亮的。
 王大路很干脆的点了头。
于是,他们又事人一样地晃了回来。
 要打听那个像孔雀一样四处宣扬自己才名的无敌的人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他们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便找到了他。

“你想怎么做?”王大路兴致勃勃的问,此时的他看来完全不像上市公司老总,像未泯的小孩。
“扁他。”蒙沙袋给他一顿老拳,让他冒名顶替还如此招摇过市如此自恋如此无敌的地让她怒火汹汹。他到底哪只眼看到欧阳对他情有独钟了?

呀呀个呸的,这事要让李达康知道了,欧阳完全不敢想象和承受自家腹黑、霸道、强势老公可怕的怒火。凭什么,别人作孽她背后果。炸毛、安抚工作她也很累的好吗?无敌的人虽然可以仍旧继续维持他无敌的无耻样貌德性,但是会遭受什么样的待遇欧阳突然非常不敢想象。
小心眼又爱记恨的李达康书记的夫人被人误以为钟情其他男人,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的下场……阿弥陀佛,愿佛主保佑他。
王大路更有兴趣了,“怎么扁?”

“暂时还没想到。”

“慢慢想。”他们不着急。
 “嗯。”

欧阳菁本来想让王大路找个地休息,她单独行动就好,结果王大路兴致很高地也跟了出来,要亲眼看看她怎么扁人。
这让欧阳默默无语了很久!

 钱是个好东西,某些时候那是能帮大忙的,所以通常这个时候欧阳是从来不吝啬的,而且她本来也不是个吝啬的人。
 花钱雇到了本城的几个混混,又花钱包了一个妖娆的红牌楼女子。 花前月下与美人相约那真是奸情无限的场景。
只可惜,JQ尚未展开,男主就被一只麻袋兜头罩下,在女主眉开眼笑看着到手的钱财开心的目光中被人扛走了。

王大路看着几个混混围着麻袋挥拳打脚踢,不解地看看身边的某人“你不动手吗?”
 欧阳十分正直的说:“群殴是不对的。”
王大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点头,“有道理。”
 混混们打完收钱走人。
 欧阳菁过去看从麻袋里露出的人,很好,那张脸没十天半个月的是恢复不了的,让丫的再孔雀起来没完没了的,顶着一张猪头脸让他再去自恋去。
 靠之!
 “下手很有分寸。”王大路点头。
“收人钱财与人消灾,混混也是很有职业道德的。”欧阳如是说。
  “欧阳啊,你对这些事很有经验啊。”
“在外面看得多自然就知道了。”她可愿意跟王大路说是这从影视剧里学到的。
“好了,天儿晚了,我送你回机关宿舍。”王大路看完了戏,终于心满意足准备闪人。
欧阳菁赶紧跟随,坐上大奔回市委机关宿舍。
第二天一上班,欧阳菁副行长带领团队出差。

 

然而,这件事果然还是被人注意到了,然后等消息传回京州后,让几个向来尊贵又注重外在形象仪态的人不约而同地喷了睡。
 李达康书记的夫人那段表白真是太彪悍也太经典了!
他们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她当时的心情是多么的想撕了那个人。

 

当着正主的面冒名顶替且厚颜无耻的人确实不多见,他们有志一同的认为那男士应该到派出所去认真反省一下。
不过,想到某人莫名被人盖布袋揍到面目全非的经历,一群人又忍不住好笑,这事不用说肯定是欧阳菁干的。
大路集团的王总也跟随欧阳行长胡闹真让人无语。
 沙书记慢条斯理地喝着手里的茶,对田国富和易学习的话不置可否。

 “沙书记,你没什么说的吗?”
极品腹黑老沙抬眼扫了他们一眼,微笑,“打个赌吧。”   “赌什么?”老田来了兴趣。
“赌欧阳菁有后招儿。”
  三个人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后招儿?” 沙书记笃定的点头,“对。”
“你们赌吗?”沙书记问他们。  “赌”

“谁输了自动把当月的烟给赢的人”没问题。

没几天,结果出来了。

沙书记完胜!

 因为随着那个无敌的人对人举报进派出所还有一封信。
 内容只轻描淡写着说小惩大戒也就是了,不必刻意为难。
其实就这个问题王大路也私下问过欧阳。“你为什么要饶了他?”
“打也打了,气也出了,见好就收,他虽然冒名顶替,又自恋又白目,但是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只不过是虚荣心强了一点罢了,要不给他开脱,京州那边一定往重里治他的。

“所以你就先下手找人饱揍了他一顿?”王大路似笑非笑地看着某琴。
欧阳菁摸摸鼻子,一脸无辜地说:“我只是生气他冒充自己,怎么可能是为了救他。”
王大路哈哈大笑,“欧阳,越来越有意思,你那点儿小心思谁都瞒不过。”

 

(达康书记在文里打了个酱油,有没有后续我也不知道,给看我文的朋友们比心!)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