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阳

多年陈道明粉,吴岳官配太甜,喂满一嘴狗粮

脸面(四)

 

(圈地自萌,不涉及真人,接着更文,谭宗明X安迪;李达康X欧阳菁)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好像是天上的星星,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但实际上内心非常寂寞,很孤独地在过日子,只有勉强支撑着,才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回忆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它生活在过去,存在于现在,确能影响未来。你一直不懂,我若说我爱你,你不会懂;我恨你,你也不明白;你甚至不知道我需要你。

 时间就在这忙忙碌碌中过去,这三个月中,李达康与欧阳菁在民政局的工作人员的见证下,在家低调离婚。欧阳菁从来都没弄明白过李达康为什么要这么做?一夜夫妻百日恩,任凭他反复地变卦,她又反复地原谅——无论她口多硬:“不要他 不要他!”到头来,她还是原谅他。一切都是枉然。枉做小人。

 

简单收拾好个人物品,心灰意冷的欧阳菁离开京州,被谭宗明接到上海发展。上海经常有梅雨天,空气干燥炎热,夜晚雨水却像自来水,水龙头一开,哗啦啦地倾盆般从天而降。浦东银行办公比京州银行更加忙碌不堪,这段时间欧阳菁一直靠红酒加安眠药才能入眠,曾经遗留下的职业病让她有轻微的神经衰弱,需要安静的环境入眠,受不得一点刺激。

 

谭宗明喜欢在城市中登高,喜欢视线不受阻碍地眺望车水马龙人间喧嚣,在上海他就经常如此,欧阳菁来上海有一段时间,旁观者亲,她问过谭宗明对安迪的感情,谭宗明坦白他已爱了安迪很久很久,久到他记不清到底是从何时而起,可他却不敢说,不敢做,他有时候也想试一试,可每次接通安迪的电话,听着她用百分之百的信任和他说着自己的工作、生活,和他说她是多么不喜欢那些追求她的人,谭大鳄的勇气便又消失殆尽。他怕自己也成为那个令她厌烦的追求者,不再是她最可信赖的人,更怕安迪会失去他这唯一的朋友。 

 直到有一天,欧阳菁听说安迪和包奕凡在一起都准备要结婚了,忙完当天的工作,她约出谭宗明询问这件事,谭宗明给欧阳肯定的答案。生平第二次欧阳菁感到莫名的愤怒。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落到谭宗明左脸,这段时间极度压抑的委屈和愤怒随着动作结束而消失。欧阳也没想到她会一时冲动干出这么过激的行为,场面一时尴尬冷场。

“想不到我认识的宗明哥哥是敢想不敢当的胆小鬼,我搞不懂你们这些男人到底怎么想?当年你轻描淡写一句话把我当妹妹一走了之,如今又想用这种方式对安迪?喜欢就勇敢去追,不管结局如何,至少努力争取过,面子就在你最爱的女士面前就这么重要?谭宗明我瞧不起现在的你”刚是我激动了,我道歉:“对不起”,欧阳侧身向谭宗明45度鞠躬道歉,转身离开…

 一语惊喜梦中人,谭宗明随和上了车来到安迪家中,敲门安迪没回应,打手机,铃声在空旷的屋子里反复回响着,谭宗明赶紧用备用钥匙打开房门,安迪安静趟在沙发上,看到安迪睡颜,谭宗明不安的心渐渐稳定,他慢慢走了过去,轻抱起她,梦中的安迪视乎感觉到了有人靠近,迷瞪睁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突然身上一暖,已经被老谭轻轻地抱住,他手臂并不用力,后背却微微弓起,尽可能多地将安迪圈在自己的怀抱里。 

“安迪,对不起,我回来晚了,没事了,安迪。。。” 
 
安迪脑中是混乱的,她的幻觉里似乎多了不一样的人,他声音柔和,面目清俊,似乎站在那里就有安定人心的力量,安迪忍不住向他贴近,回抱住他,果然是想象中的温暖,安迪将脸埋在他的胸前,世界充满冰冷和恐惧,只有面前这个人,是救赎她的孤岛。 

 

“安迪,原谅我的自私,谭宗明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最爱的女人嫁给别人。”“老谭,你能爱我多久?”“你想要多久,我就给你多久”

“一辈子。” 
“好,那就一辈子。” 
“安迪, 我们结婚好不好?包奕凡那有我解决” 

“好,我们结婚。” 

他一把将她抱起,压倒在床上。 

“如果你明天恨我,我也只能说对不起了,安迪,我的安迪。。。” 
 

安迪在他的抚摸下化成了春水,她似乎又看清了他一些,光洁的额头,有些范青的下巴,漂亮的耳垂,安迪看到哪里便吻到哪里,他在她心里越来越清晰,直到她的身体深处被那陌生的痛感袭击,她突然睁大眼睛,叫了一声:“老谭!” 
 “安迪。。。我爱你,你知道吗?” 
 “老谭。。。嗯。。。” 
 安迪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但她知道她是在极度的欢愉和温暖中睡着的,安稳,无梦。 第二天,老谭和安迪一起分享早晨,去民政局领证结婚。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新闻和电视上铺天盖地宣传李达康书记要再婚的消息,距他们离婚已有大半年。欧阳觉得胃异常难受,浑身发抖,蹲在地上呕吐,晕倒在办公室被同事匆忙送到医院救助。得到消息的谭宗明和安迪赶到医院来看望欧阳菁。

 心口的伤疤被血淋琳再次揭开,她终于忍不住问:“宗明哥哥,李达康为什么要跟我离婚,这些日子我从来没搞明白过他怎么想?”

谭宗明努力压下愤怒对某人愤怒的情绪看着欧阳菁:“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到现在还有什么是我不能接受的?”

“人的一生一世,才不过数十年。最慷慨的男人,也不过爱你数十年。何况“一生一世”那么重的赌注,不是谁都会全下。那天欧阳妹看破我跟安迪的关系一样,有一句话在理,面子重要还是最爱的人重要,李达康书记你比我更了解他,他更注重脸和面!”

 欧阳面无血色,陷入沉思!

太阳下山了,如一次赫赫的死亡。远看是一座饱满圆胖的红坟,这坟埋葬了我一次荒唐的爱恋。我心中的阴影跑到我身后,来冷观所进行的勾当。那些温柔管语,那些风花雪月,那些雨丝和眼泪,那些“爱情”,原来因为幼稚!但,为什么要揭穿它?

 

有的人天生就适合从政,比如李达康书记;有的人天生就适合成为书记夫人,可惜不是她欧阳菁。难得我不得好死,只因死不了。-

(给一直看我文的读者们比心,文笔不好,下一章李达康出现,接下来还是主康菁,他再婚的对象依然是欧阳菁,原因李达康离开欧阳这大半年他后悔惨了,可能我把书记人设写崩了,但那的确是书记非常自私任性的想法。)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