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阳

多年陈道明粉,吴岳官配太甜,喂满一嘴狗粮

不要脸(五)



(圈地自萌,不涉及真人,谭安差不多结束,主康菁,能把文放飞写死在沙滩上的我也没谁啦,23333,人设已经OOC,捂脸,前几章我把李达康从腹黑傲娇塑造成变态+BT,就这样接着写吧,为了还在支持我写文的朋友,坚持到完结) 

谭大鳄在某种程度上和欧阳菁一样并不了解李达康,注意我说的不是大道不辜、比邻有德的汉东省大刀阔斧的改革大将李达康书记或即将上任的李达康省长。
李书记在政界所向披靡,披荆斩棘用无数事实为民众谋福利,这位政界上相当亲民的书记在民间有超乎寻常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大家亲切称呼他为“李规划”。 

某日,李达康书记微服调研浦东金融发展商业圈,专属车黑色奥迪一踏入上海边界,商业巨鳄谭宗明第一时间得知消息并告诉欧阳菁。相对于政界、商圈和部分消息灵通的民间代表对“李规划”的到来给予十二分期待,病愈后重新扎进浦东银行一系列信息爆炸时代做调制规划的欧阳菁而言毫无丝毫意动,心早以被伤透,还何须在意其它。

有爱情时候过度用力去爱过,一旦放下某人,就学会彻底放下,他的一切仿佛已不在重要,不过度关注,不刻意回避,以前的她认为自己做不到,短短几个月发现也没那么难。 

人生三面:过去、现在、将来。任何曾经都已匆忙走过;把握现在,努力工作赚钱才是动力;为将来不后悔的过往而拼搏。即将迎来48岁生日的欧阳对未来人生规划充满期待。她欣赏日新月异、兼容并蓄的大上海,她暂时不需要为高昂的房价发愁,以前在林城有买过自住房产和投资一部分证券和商券。她有资本在干过几年就彻底找个依山傍水、风景秀丽的地方养老。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一切刚刚好!这是她的新目标。 

有些事无法回避,李省长在浦东新区调研第二天,谭家私人别院迎来李达康书记,参与人员不多,谭宗明安迪夫妻、李达康还有前妻欧阳菁,谭宅管家泡好极品猴魁很有眼色掩住房门悄然离去。没人再去打扰这场谈话。 

时间是把杀猪刀,大半年时间李达康比起以前更加苍老,比起在浦东商业圈考察时西装革履、面带微笑、老成持重的李达康书记,现在的他不在是李书记,只是李达康。谭宗明夫妻应酬几句场面话也相协离开。只剩下前夫与前妻组合叙旧。 

 “欧阳菁,这段时间过的好吗?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我”欧阳截断李达康未完结的话语,先发制人轻描淡写地“李书记,首先恭喜即将大婚升省长,还能记挂前妻,李书记这份胸襟和气度,欧阳菁服,自愧不如。”李达康微微一笑,在她面前如同孩子般纯真:“欧阳,这么多年听风就是雨的习惯还是一样,再婚这股妖风我李达康从未承认过,没这回事。” 

“李书记不必解释,我们已经离婚了,我这前妻没必要知道这些细节,与我无关!”李达康向前一步,拉住欧阳,想向以前一样拥她入怀,被欧阳挣扎、巧妙躲开。他又栖身向前,占据身高优势,一个壁咚把欧阳菁逼入死角:“欧阳菁,这么多年你了解我,不管我们有没离婚这回事,我李达康的妻子只有你一个,懂吗?有没那张证并不重要。”


 “李达康你神经病呀,当年坚持要离婚的人是你,现在想在谭宅羞辱你的前妻,李达康你的脸呢?这么在乎颜面的人,想再这耍流氓?”

“欧阳菁,我只要你,跟你不需要脸面。”不管不顾亲吻欧阳菁,极度强势霸道、不允许她有丝毫逃离。“欧阳,和你分开这大半年我后悔了,真后悔了,欧阳别离开我,也别躲着我,不允许,这些我通通不允许?” 

“李书记,来者是客,你也是有身份的贵客,自重,我谭宗明的妹妹是谁都能欺负的吗?”身后谭宗明的声音徐徐传来,没丝毫犹豫去拉已瘫软的欧阳菁。一股力度阻止谭的动作,李达康恢复到霸气傲然的官员,不怒自威气势扫向谭宗明:“谭宗明,看在照顾我夫人欧阳菁的面子我们还能坐在这心平气和喝茶,好阔气的谭大鳄,我们夫妻之间的事也是你能管的?欧阳只能是我李达康的女人,懂吗?”


“李书记记性不好,欧阳妹妹和李书记在半年前已经离婚,从法律上讲你们没有任何关系。”“法律,别扯这个,她是李佳佳的妈妈,我的妻子,除了我谁都不能像刚刚那样欺负她。我的女人谁都管不了。”

 “宗明哥哥,这事别管,我和李达康之间的问题旁人插不上手,他要的人只是我欧阳菁。”“是吗?久闻李书记在官场执政强势、霸道、说一不二,百闻不如一见,谭某了解啦,其他人给李书记面子未尝不可,欧阳妹妹不行,她是我从小宠到大的亲妹妹,谁敢强迫她,谭宗明护到底。”“京州市委书记不接受任何商人威胁,我的女人必须跟着我回去。” 

这才是真正的李达康,对欧阳菁超乎某种程度的重视、在意、占有欲或者说吹毛求疵的病态。欧阳菁在他身边的时候一切隐患的疾病都被他不自觉的隐藏起来。所谓瘾头,欲罢不能。跟所有深度吸烟爱好者一样,行成习惯性的依赖。挣不掉、逃不脱。李达康一直知道对待爱情或转换的亲情上他有病,从来没正常过。 

遇到欧阳菁是他此生逃不过的劫,得知欧阳隐藏青梅竹马的“爱情”,他在心底发疯,别人把时间酿酒,他立刻转换成老陈醋,“汉东第一醋王”一发疯逼迫欧阳陪她一起疯癫,看她痛苦万分,心底跟针扎疼的虐心,面上越来越觉得平衡,自私认为只有双方都痛苦他才会从心底原谅欧阳菁,那些是他永远也无法参与的过去。与欧阳菁离婚这大半年的时,欧阳所有的生活轨迹陆陆续续传到他的耳边,欧阳与谭宗明平淡相交,她在浦东银行工作,她撮合谭宗明和安迪婚事,几乎关于欧阳的大小事李达康全部都知道。

 欧阳离他越来越遥远,就连他人捕风捉影传李书记要再婚也没让她回京州看过一眼。他已经想好,只要看到、听到这些传闻欧阳回京州,他们第一时间就复婚,直到欧阳住院的消失传来,他终于坐不住,一直寻找机会,毫不犹豫跟组织申请来京州考察一个月,带欧阳菁回京州他势在必得。李达康早以病入膏肓,欧阳菁是他治病良药,GDP与欧阳菁不可或缺。

 谭大鳄的威胁李达康不屑,他的办公室上关于谭宗明集团公司各种资料信息整理三大箱。来之前在车上也一直在研究谭宗明以及周边的错综复杂的关系。在浦东这块,谭宗明是个强劲的对手。那又怎样。遇强则强,这些年凭着这股韧劲逢山开路、遇水填桥一路走来他从来没怕过谁。 

一直没办法开口的欧阳菁缓过劲来:“李达康,够啦,我TM受够了,出去,请你出去!这是宗明哥哥的私宅,你想干什么?我倒是忘了,李书记搞强拆是一把好手,别让我这辈子恨你,出去,请你马上出去。”

剑拔弩张的局面里面消失,李达康二层脸仿佛刚的事从来没发生过,拿起冷却的茶与谭宗明对品:“谭董,李某在浦东学习这段时间还需向你这样的成功人士学习、参观。”“好说、浦东商界同仁们非常欢迎规划界大名鼎鼎李达康书记。”“谭府家学渊博,李达康下次再来拜访!”“好说,管家送贵客!”“李书记,请!” 临走前冲欧阳菁微笑:“欧阳,我们下次再聚!”欧阳菁面沉如水、毫无反应…… 

谭宗明后来私下对欧阳菁说:“李达康书记名不虚传,非常值得尊重的政府官员,但欧阳妹妹,你要有丝毫不情愿,谭宗明护你到底!” 

(哈哈,给朋友们比心!谢谢支持看我文的朋友)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