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阳

多年陈道明粉,吴岳官配太甜,喂满一嘴狗粮

五年后(完结)




(圈地自萌,不涉及真人,主康菁,人设已经OOC,我都不知道写的什么鬼)

生活就像QJ,如果无力反抗,不如好好享受算了。五年时光转瞬即逝,欧阳菁和李达康就在这相对漫长的时光中相互耗费着彼此并不宽裕的岁月。欧阳菁明白最佳的报复不是仇恨,而是发自内心的冷淡,贵在修心。

有一种套路叫温水煮青蛙,当一个人在某种相对和谐(诡异、惊悚)的环境中,人容易被周围的环境所迷惑,最终导致消沉、放纵和堕落。不易觉察的蜕变,待醒悟过来为时已晚。有可能突然从“天堂到地狱”反之亦然。

这个简单而通俗的道理,当年在学校19岁的欧阳菁并不懂23岁的李达康学长从一带海蛎子开启柔情攻势到毕业后各种坑蒙拐骗私定终身还没来得及了解花花世界就嫁给了还在汉东某山区当副县长的他,现在53岁的欧阳菁历经江湖打磨多年,看过金融圈各种光怪陆离的大场面完全明白57岁的李达康想要干嘛!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如果前夫李达康是个感情骗子,她欧阳菁也是修炼千年的职场白骨精也不会内心深处那么绝望!回忆起失败的婚姻欧阳菁为情所困,为爱所伤,大概天底下,没有什么所谓的天长地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要走,有属于自己的道要修,人生就是一场修行。命与运早以拟好路,关键时候如何做出最重要的选择才能早日悟道。欧阳菁觉得自己肯定是魔怔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重度患者绝对有她,受害者被犯罪者产生情感,准确的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一直都在,毕竟是前夫,好感、关心、心疼甚至小小的依恋或依赖,她早以中毒太深,明知某人一露出疲惫或挫折她就会控制不住对他稍微好一点、再好一点,这些年除了拒绝复婚这条底线一直非暴力不合作在坚守,李达康一些适可而止的亲吻和拥抱从最初的排斥、恐惧到后来顺理成章,欧阳习惯了不管她愿不愿意,半夜归来的李达康总会长臂一揽把她圈人怀中安然入睡、她依然有轻微神经衰弱,被某人弄半睡半醒后莫名失眠的习惯而另一边早以进入梦乡打着呼噜一觉睡到大天亮。

欧阳菁从心里明白这种状况是不正常的,饮鸩止渴又甘之如饴。她注定做不到安之若素,都说夫妻之间是相互学习和同化的。结婚与恋爱毫无关系,人们老以为恋爱成熟后便自然而然的结婚,却不知结婚只是一种生活方式,人人可以结婚,简单得很。而爱情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一个男人,他的好应该像磐石一样,贯彻始终,任凭风风雨雨,不屈不挠,目空一切,傲然挺立。爱一个人,就是如此容忍包涵。不信他变心,怜惜他失察。他不好,是呀,但她舍得承认他不好?在汉东西部山区开始欧阳菁就跟着李达康一步一个脚印打基底,那些年风里雨里的日子,她为他洗衣做饭、生育子女照顾家庭,努力改变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自己。好不容易以为熬出头,她为他打理西装、领带,收拾家务,注定竹篮打水一场空,半生颠沛流离未能与子偕老,白纸黑字离婚协议书莫名其妙终结她所有的付出和努力。付错青春,荒唐岁月。

在浦东的日子极少有的逍遥自在,仿佛回到了有谭宗明兄长呵护、扫除障碍。她只需要努力工作就能适者生存,努力赚钱创造更加美好的养老环境,人的心态一变化看待问题的角度也发生巨大的改变,欧阳菁在浦东获得重生。

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凤凰涅磐到湮灭,两个人一起病态反映。这种事发生在6年前谁告诉欧阳菁,她绝对一脸鄙夷,把舌头捋直了说话,糊弄傻子,混蛋。现在嘛除了淡定的呵呵一声,就这样随他去吧。生活呀生活,就是这样把所有的一切都变的面目全非,她就这样稀里糊涂不清不楚的随李达康书记熬到青丝变白发,熬到省长的位子…对于青年或中年的李达康而言,醉卧美人膝,醒掌汉东权,GDP与少年夫妻相伴一样不少,一起都在。欧阳菁只想说一句:“呸,美德你!”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待把烦恼独自诉,一缕青烟,久愁千千缕。

女人与男人最大的不同就是欧阳是为了爱情而去,李达康,则是为了怕寂寞。二者区别太大,千年修行白骨精遇万年老道,历经悲喜,演一段世间平凡爱恨情仇,叹人言可畏,在借题发挥,欲加之定罪,鸳鸯蝴蝶梦破碎,情看似深不可催,实质脆弱不堪,浅笑淡然落幕,今生爱已用尽,判轮回永不再相见。

阳气日盛一日,桃花锭红,鸟鸣调嫩,天地阴阳之气接触频扔,激荡中闪电特多,雷声乍响,又届“惊蛰”。得不到的方叫人狠的牙痒痒,心戚戚。李达康在对待感情就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得不到原谅。欧阳菁一走,整个世界都离他而去,流云一般,最后最后剩下他一个人,他受不了这些,拼命把人给找回来,凭借那一股韧劲,落力和热情假装一切都恢复到原点,除了一样,欧阳菁拒绝跟他复婚…那又怎么样,人在身边,一切都好办。镜花水月,于镜何碍?锐性明净,花影难伤。上穷碧落下黄泉,李达康是坚持追求民族复兴的实践者和改革者,他的选择一直很明确,名是虚幻,利才实在。他的利与他人最大的不同在于他对于城市规划和建设的超乎寻常的在意和追求,满载一身伤痕,两袖清风,这或许就是李达康书记最有魅力的样子:“拳头一拽,牙齿一咬,在心里暗骂一身;去他的。然后目光清明、脚步坚定地大步向前,从此虽千万人,吾往也!”

李达康也曾怀疑,如果他没权利,民主生活会推荐那些女人们会这么积极往他那里扑?他觉得很可悲,为自己也为她们,他原谅她们,怀念以前单纯而又傻乎乎的欧阳菁,也只有她在乎的只是李达康这个人,关心他的冷暖,关注他的健康,在意他的安危,不去计较过多得失。一堆人抢着、挤破脑袋想当省长夫人,只有欧阳不在乎,其它一起都能相互配合,一提复婚她就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那就一起耗着呗,反正他们相互耗到现在,欧阳的因私护照等重要证据都在他这,人根本走不出京州,至于其它人,管那些咸吃萝卜淡操心的人干嘛,生活就这样过下去,挺好…… 

(感谢支持我写文的朋友,给你们比心!)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