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阳

多年陈道明粉,吴岳官配太甜,喂满一嘴狗粮



胡适与江冬秀:时间是证明一段感情最好的药方


1918年冬,江冬秀从老家来到北平与胡适共同生活。自此以后,天涯海角,江冬秀总是伴随着他。以至于唐德刚戏言:“胡适大名重宇宙,小脚太太亦随之。”


一个小脚女人,大字不识几个,从乡下来到京城,还走进了文人堆里,照理说应该怯懦,或者说畏畏缩缩才是,但江冬秀却没有,她反而以一个女主人的姿态与京城的一帮子作家教授打交道,她不造作,不虚伪,完全以本色示人,将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时间是证明一段感情最好的药方,所有的轰轰烈烈终将会被一日一日的厮守磨成角落里的回忆。好在,江冬秀的灵魂是强大的,从她后来与胡适的通信看,两个人终生感情都不算坏。晚年的他们,更是琴瑟和弦、恩爱有加。


胡适离开中国后,在美国做了几年寓公。那时,他不拿工资,境况不好,江冬秀却仍然天天沉迷于麻将桌上,碰到“四缺一”,麻将打不成,胡适就到处打电话,替江冬秀找“麻友”。有老朋友骂他没出息,被小脚女人管成这样。江冬秀却理直气壮地说:“他一个大教授,现在不挣钱,家里一应开销全靠我牌桌上的收入,我要是不打麻将,他就要饿肚子。”


胡适在美国当大使期间,有一天穿上江冬秀寄来的衣服,发现口袋里装着7副象牙耳挖,他回信说:“只有冬秀才会想到这些。”还有一次,胡适把领带翻过来给一个朋友看一个小秘密:领带下端有一小拉链,内藏一张5元美钞。胡适说,这是太太非常仔细的地方,即使真被人抢了,还有这5元可以搭一辆计程车平安回东城公寓。


也正是在这些点点滴滴的平凡日子里,一个温柔的男子,一个泼辣的女子,相互平衡成就了一段白头偕老的婚姻。江冬秀的幸福,自有她的道理。1962年2月,胡适突发心脏病去世。江冬秀一个人平静地生活到八十五岁,在台湾无疾而终。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