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阳

多年陈道明粉,吴岳官配太甜,喂满一嘴狗粮

多亏夏梦的拒绝,才有了金庸笔下那些绝美的单恋(上)




夏梦去世了。

随手一搜有关她的新闻,都是和金庸有关的,她曾是赫赫有名的长城三公主之首,被称为香港影坛第一美人,可如今,大家往往只通得她是“金庸的梦中情人”,“小龙女王语嫣的原型”。

和她同时代的明星,有的不幸早逝,如林黛,有的早被淡忘,如石慧,惟有夏梦仍被人们提及,只因为她的名字和金庸绑在了一起。

电影《黄金时代》中,萧红说:“后世不一定记住我的小说,但一定会流传我的绯闻。”

这个原则同样适用于夏梦,后世不一定记住她的电影,但一定会继续流传有关她和金庸的绯闻。

真不知以这样的方式被记住,对于夏梦来说是幸还是不幸,毕竟,金庸只不过是她漫长人生中擦肩而过的过客之一。

年轻时的夏梦是很美的。

我第一次在网上见到她流传最广的那张玉照,心里不禁咯噔一声,暗叹世上原来当真有如此具有古典美的女子,恍似刚从大观园中走出来。她生得纤腰盈盈一握,偏偏上围丰满,身材玲珑得很。

夏梦不笑的时候有些清冷,眉眼间像是笼着一层如雾似烟的清愁。一笑则如春花绽放,说不出的明艳动人。

连亦舒都赞美她“宜喜宜颠,娇嗔兼秀丽之姿”,让人见之颠倒。要知道师太可是轻易不许人的,对李嘉欣的评语都不过是“美则美矣,毫无灵魂”。

夏梦则是个美貌与灵魂兼备的可人儿,单说一件事,便可窥见她的灵气:夏梦这个名字,是她为自己改的,取《仲夏夜之梦》之意,后来扬名影坛,这个名字着实为她增色不少。

夏梦18岁入行,迅速征服了观众的心。香港长城电影公司当时力捧“三公主”,她则是名列榜首的大公主。主演的电影部部卖座,当时她参演的电影在上海一上映,上海人民为之疯魔,据说宁愿彻夜排队也要抢到电影票。

除了惊人的美貌外,夏梦给人深刻印象的还有两点:

一是够专情。

那个年代的娱乐圈和如今一样,盛传绯闻和滥情。偏偏夏梦出淤泥而不染,从来没闹过什么狗血八卦,21岁就嫁给了富商林葆诚,白头到老,恩爱终身。

她接受采访时曾说,平时除了拍戏后,不应酬,不外出,俨然是旧时代的玉女风范。

二是识进退。

她做明星时,就在最红的时候急流勇退,随夫移民去加拿大。几年后重返香港,成立了青鸟电影公司,转型到幕后做了监制,许鞍华导演的《投奔怒海》就是她投拍的,后来又拍了《似水流年》,拍了几部就此打住了。青鸟拍过不多的几部电影都是现实题材,不走商业化路线,更加显得夏梦的确是个有头脑的美人。

她曾说自己处世的原则是“见好就收”,正因如此,人们会因她巅峰期在银幕上留下的最美的样子而永远怀念她,也会因为她监制的那几部小众电影而铭记她的才华。

写到这里,做为脑残粉,不禁微微为金庸的眼光有些骄傲。到底是金大侠啊,让他仰慕终生的女人岂会简单到只剩下美貌。论姿色论才华,夏梦比之他笔下的那些美女们,实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说回到金庸和夏梦的一段情。

金庸是个不折不扣的颜控,这一点读过他小说的人应该都看得出来。他娶的三任妻子,都是货真价实的大美人,有的灿若玫瑰,有的秀若芝兰,可以说是各擅胜场。

坊间一直盛传金庸以已婚之身追求夏梦,其实金庸遇见夏梦时,正好是在第一次婚姻破裂后,关于这段婚姻,他不曾多说过,只在晚年接受采访时隐隐提起,第一任妻子背叛了他。

还有个传说更属子虚乌有,说金庸和夏梦在咖啡馆中执手相看泪眼,夏梦动情地说:“恨不相逢未嫁时,今生今世已经不可能,只盼来生来世再续前缘。”

这台词,一听就像捏造出来的,而且捏造得极为拙劣,以夏梦之清冷自持,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何况她明明认识金庸在先,嫁给林葆诚在后,哪来的恨不相逢未嫁时?编这话的人一定是被琼瑶奶奶附体了。

所以说起来,他们初相逢时,一个离了婚,一个正单身,时机还算刚刚好。

颜控金庸一见夏梦,不禁惊为天人。

武侠小说中最喜欢用惊为天人这个词,但到底是怎么个惊法呢?不妨参看下段誉初见王语嫣时层层递进的描写:

段誉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只听了王语嫣一声叹息,一颗心就怦怦跳动,心中直想:“这一声叹息如此好听,世上怎能有这样的声音?”

然后见到的是王语嫣的背影,只觉得她身旁似有烟霞轻笼,当真非尘世中人;

接下来才见到王语嫣的形貌,书中写道,他忍不住“啊”的一声惊噫,张口结舌,便如身在梦境。

我们不妨把上文中的段誉替换成金庸,把王语嫣替换成夏梦,再来读这些片段,才能体会到两人初见时,夏梦是如何个美法,金庸又是如何神魂颠倒的。

那时候,夏梦是红遍香江的大明星,金庸则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小编剧。为了接近他心目中的神仙姐姐,金庸几乎使出了浑身解数。

一向自诩为拙嘴笨舌的他,见了夏梦突然福至心灵,说出了最美的情话:“西施是怎样美丽,谁也没有见过,我想她应该像夏梦这样才名不虚传。”

他还说:“生活中的夏梦真美,其艳光照得我为之目眩;银幕上的夏梦更美,明星的风采观之就使我加快心跳,魂儿为之勾去。”

他为她操刀写剧本,两人先是合作了一部《绝代佳人》,说信陵君和民女恋爱的故事,正是金庸拿手的以历史背景说言情故事的题材。戏里戏外,夏梦都是他心目中的绝代佳人。

这部电影大获好评后,他又为她量身定做写了一部《眼儿媚》。

多少年后,人们早已不记得这部电影的内容,却仍然记住了“眼儿媚”三个字----段誉遇见王语嫣后,在梦萝山庄中细说茶花谱,其中有一株茶花就叫做“眼儿媚”。那双秋波善徕的明眸,一直印在他的脑海中,最终化为了梦萝山庄的那株“眼儿媚”,开在了万千读者的心上。

可见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他借报纸上的专栏一再向她示好,在“三剑楼随笔”中故意俏皮地提及,法语中“动人的、可爱的”这个词语与夏梦二字谐音。

他还特意为她导演了一部电影叫《王老虎抢亲》,被人视作对夏梦发起的最后攻击。

如此风雅的示爱方式,夏梦却丝毫不为所动,而是选择嫁给了商人林葆诚。两年后,金庸娶了朱玫,两人自此后以朋友相处。

金庸始终关注着夏梦,她移民加拿大时,他特意写了一篇诗意盎然的评论为她饯行,叫《夏梦的春梦》;她去欧洲旅游,他特意在《明报》为她开辟了旅行专栏,可谓绝无仅有;她重回香港时,也得到了《明报》大篇幅的报道。

他对她的倾慕,持续了大半生,可她始终都是淡淡的。旁人问起金庸,她就说“我不大看武侠小说的”,旁人告诉她“你是小龙女王语嫣的原型”,她就微笑着回答说“我没那么好”。至于他为她精心打造的那部《王老虎抢亲》,她坦率表示自己压根就不喜欢那部电影。

只有完全不爱一个人时,才会这样彻底地不动声色吧。

金庸后来声名鹊起,夏梦却没透露过半点后悔的口风。她对他的感觉,就像《白马啸西风》中的李文秀一样: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偏偏我不喜欢。

金庸和夏梦的一段情,说到底只不过是场单恋,从头到尾都是一厢情愿,惟其旷日持久,轰轰烈烈,也称得上是“痴心情长剑”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