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阳

多年陈道明粉,吴岳官配太甜,喂满一嘴狗粮





断章(短篇完结)


欧阳菁曾一厢情愿的认为和李达康牵了手就是一辈子。


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这个道理曾经天真浪漫的欧阳菁不懂,在监狱呆着的5年时光中她完全懂了,早已被生活磨砺磕磕盼盼的她,不是昔日的前京州城市银行的副行长,原省委常委、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的夫人啦,这里只有彻底认识处境正在监狱服刑的经济犯欧阳菁……


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此境非你莫属,此貌非你莫有。原来你是那银河星星,照着我生命长河中点点涟漪。原来你是那迷惑我的红,炫耀着世间最绝色伤口。


不疯狂,不成魔。红尘孽债皆自惹,何必留伤痕?互相拖欠,三生也还不完,回不去,也罢,


人纵有万般能耐,终也敌不过天命。
(No matter how resourceful you are, you can't fight fate.)


似醉非关酒,闻香不是花。久赌必输,久恋必苦,就是这般的心情。活像一块豌豆黄,淡淡的甜,混沌的颜色,含含糊糊。


为李达康如花美眷,终究抵不过逝水流年。


李达康,我曾经不顾一切的爱过你,现在的欧阳菁彻底放手啦!


成全吧!唯有自由这是我能给得起你最后的深情……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