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阳

多年陈道明粉,吴岳官配太甜,喂满一嘴狗粮

欧阳行长是财迷(4)
配图昨晚提前做好,效果不是特满意。能力有限,将就看吧。
事情结束的早,摸了个文,感谢支持我的各位朋友们,跟你们比比心,你们的陪伴是我写文的动力。 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不是在监狱,就是去监狱系统的路上——这一点,王大路从未糊涂过。 想要生存之道无非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或者迎合共舞、舍财求证,或者被动适应、保命留财最后实在不行,“走为上”,移财移民、海外发展。在一党长期执政、政府无比强大的情况下是一种主动将错就错,换取最大安全和最多利益的方法。站在改革开放、与世界打交道的大时代浪潮中,任何人都不能置身事外。


 多年后在市委机关宿舍楼附近再次见到曾经老搭档李达康,王大路的心情由喜悦到故作镇定下车走向黑色奥迪打招呼。 王大路:“达康,李书记,好久不见。” 李达康颜色看不出喜怒:“王大路,车上聊。” 


王大路打开车门坐上黑色奥迪,秘书小金很有眼色的找个借口离开即将到来的风暴圈。


 李达康:“王大路,谢谢你送我老婆欧阳菁回家。最近怎么样?什么时候来的京州。” 王大路面露微笑:“李书记,从离开金山县下海做生意10多年,去年大路食品集团需要扩展市场,我在京州开了家分店,最近准备考察新的项目;有生意上的朋友推荐京州城市银行关于企业贷款最新政策有利于企业周转和扩张,我去了解政策,偶遇老同学欧阳,我们叙同学友谊,顺路把欧阳送回”(职场老王处事圆滑,滴水不漏) 李达康(感慨):“大路,金山一别,我们10多年未见,当年的事我对不起你” 


话未结束被王大路打断:“达康,李书记,这事别提,都过去啦!”


 李达康话锋一转,锐利眼盯着王大路,不冷不热地说:大路,你叫王大路,不叫王小路,是吧?所以我劝你,要多走大路,少走小路! 


王大路莫名其妙地看着李达康:李书记,你的话我不是太明白! 


李达康笑了笑:“不明白?那我就再说明白点。小路不好走啊,有荆棘,有陷阱,不小心陷进去有可能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灭顶之灾!” 


王大路试探着问:“李书记,你是不是说光明湖工程开发融资啊?” 李达康道:“我啥都没说,因为是老朋友了,过去又在一个班子共过事,所以才提醒你一下。”


 王大路明白李达康未表达的深意,(老王很仗义)强调:我和欧阳菁是大学同学,读书期间学生会的成员,今日偶遇纯属老同学叙旧,大家性格相投,都很高兴,我对欧阳没任何不正当关系。 李达康极不耐烦地打断王大路的话:“别扯远了!所有竞标者必须按规矩办事的!”一摆手:“大路,我还是希望你别走小路!起码我老婆欧阳菁这条小路你走不通!好了,就说这么多吧!”


王大路抹汗苦笑:“我知道了,我可从来也没想走小路啊……” 王大路下了车,这时车窗竟缓缓打开了。


李达康坐在专车后座上,冷冷地凝视着他,一言不发。不再是当年金山县青涩的县长,现在的李书记是久居高位、成熟干练的高级官员,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达康脸上毫无表情,但眼镜架后面竖起的川字纹,表明此时的他此刻正强压着怒气。审视着他(曾经的老同事,老搭档)目光森森,充满了压力。权威,严峻的沉默就是压力。
王大路感觉到大夏天被冻成霜,如果眼光可以杀死人,他已经被射穿N次。那一刻时间凝固,在商场锻炼的职业素质让他努力平缓呼吸,他看到小金秘书上车,达康关上车窗,黑色奥迪缓缓驶入京州市委大院宿舍。王大路快速走向他的大奔,头也不回飞速离去……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富者得埶益彰!商人本性追逐名利,肆意妄为会迷失方向。多次午夜梦回这场恐怖眼神对峙,王大路思考了很多,最终打消曾动心动过光明峰地产项目的标段。
后来,事实证明他的眼光很精准,欧阳给他提供新项目的思路更适合于大路集团的高速发展。这段友谊在行长追求金钱的狂热和达康对GDP过度珍惜的情况下,欢快(艰难的)保持下来。
小金秘书躲在角落,围观那场眼神杀绝技,默默戳戳记录:“书记高端黑,行长是引擎,王总背锅侠。”
王大路:“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