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阳

多年陈道明粉,吴岳官配太甜,喂满一嘴狗粮

欧阳行长是财迷(6)补后半章 

圈地自谋、不涉及真人,有车(答应坚持看我文没放弃的一朋友,这不是强项,我尽力啦!)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今天发生不少事,心情很不好,我都不知道写的什么鬼……
女人一定要做一个手心朝下的女人,不管你多漂亮,在你伸手要钱的那一刻你就输了。一定要有别人无法拿走的东西,独立的思想、独立的经济,独立的人格,有付出才有回报,永远不要去羡慕别人,你才是你自己人生的主角 ! 


风骚两人组聊天的气氛空前愉快,欧阳逐渐发现这新近师兄瞧着有那么点吊儿郎当,偶尔还会觉得他太娘娘腔了,但提起正经事来还是有模有样,后悔之前没有跟随八卦潮流了解他,不过现在了解似乎也不迟。

 在一茬没一茬闲聊,路过一家颇具日式风格料理店,吃货神经爆发的欧阳和娘娘腔师兄神同步,找了一包间坐定,点几样颇具特色的寿司和串烧。其实吃什么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跟谁吃。

欧阳也曾耳闻过李峰是孤儿,漠然觉得那张狂不羁的妖孽师兄其实也有很让人心疼的地方,因为他也不过大她几岁,也需要家人,但是他却好像什么都没有。他跟她相似,没有父母陪伴的成长,只是与她不同的是,他是命途多舛丧失却了双亲,而她则是活生生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所以她成年以来就学会了自己赚钱,她要养活自己,没有什么比养活好自己更重要,也没有什么比钱能让她更感觉安稳,钱不会背叛她,永远不会。

“为什么忽然那么安静了?” “想到了一些事,对了,师兄你…到底是怎么长大的?” 如果换作其他人被提问这样的问题时,一定是满头雾水不知从何回答,而李峰在听到这个提问的时候却有千言万语的话要说,因为全世界就两个人问过他这个问题:一个是他的恩师,一个就是欧阳。

如今的李峰还记得当年第一次见他恩师时候的场景,那一年他也才不足16岁,因为双亲早逝的缘故他在大家族里一直不受重视,更因为长相过于阴柔而常常受嘲笑,可是他的恩师在见到他第一眼时却说——这么漂亮的孩子将来一定有出息。 漂亮与有出息,这是在他之前世界从未出现过词,他们都说他平庸、怯弱、贱胚、扫把星……所以他跟定了这个说他长得好看并且有出息的人,于是在恩师临离开的时候他挡在了她的面前,信誓旦旦地表示跟随师傅创出属于自己的路。金融行业奇才李峰崭露头角,从美国留学归来被京州商业银行董事们高薪聘请当副行长开拓市场,做融资,行投等新型金融产业整合。

天色渐晚,师兄打电话叫司机把车停在店门口,宝马一路开进了市委机关宿舍小区楼下,车一停,欧阳与师兄礼节性的相互道别,回家。

 她家书记座客厅看新闻,眼神晦暗不明,声音清冷:“去哪啦,又出去喝酒啦?这都什么时候?”“恩,行里高新聘请一副行长,喝了一点。李达康,我的事,平时从不过问,太阳从西边出来啦?”“是吗……,嗯……”书记翻起欧式双眼皮说出话却是那么意味深长。

多年夫妻,凭借对她老公的了解,欧阳本能感到危险!打个哈哈,往卧室走,杏枝有事临时回家。好女不吃眼前亏,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老天注意看不过去一心想躲麻烦的行长,自己媳妇什么性子,门清。

手长腿长的达康三部兩并跟随到,把欧阳抵到门口,不给欧阳踹息的空间,整个身子欺压上,强势霸道吻上欧阳双唇,双手灵活朝着自己媳妇敏感度游走,这场拉锯战坚持不到10分钟,欧阳不再反抗。
衣服终是一件一件离了身。 两个人也转战到了床上,欧阳极度不甘愿低头帮她家老公除掉身上最后的遮蔽物。但在脱自己最后衣物时手就有些迟疑,结果被李达康直接扑倒在床,帮她完工了。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床上的亮度更暗,久违的柔情让她慢慢把双手环住她家老公的腰上。李达康成熟男人的气息越让她沉沦,最后在她的配合下挺身进入,疯狂占有了她。欧阳痛的闷哼一声,双手在他肩头抓出两道血痕,这场浴血奋战,负伤最重的永远是女方。在激越的运动中,他的手与她十指相扣,尽情地让自己在她的深谷中得已释放,将自己长久以来对她的亏欠和最近莫名的担忧在肢体的运动中得已抚平,获得安慰。几番折腾之后,欧阳菁趴在枕上,又饿又渴。
李达康的手顺着她的曲线轻描,声音带着几分慵懒,“欧阳,瞧你把我身上抓的。

” 啊呸,我还没指责你的人身攻击呢,你倒恶人先告状,忍不住就回了句,“那么疼还不许我反击?

” “许,怎么能不许。” “我渴啦,要喝水;饿了,李达康我要吃东西。”

李达康低声笑了出来,她这反应仿佛回到多年前两在林城没分居之前的甜蜜时光,他从善如流的给欧阳端来一杯温水递到自己媳妇床前,眼里无法掩饰的柔情,菁菁,我去下面条,做好我叫你。在欧阳的侧脸印下一个吻,下楼去厨房。欧阳喝完水,在卧室发懵。她老公很多年没下厨房,在做梦吧…… 

李达康早年打理家务的底子还在,进厨房下面条没技术含量的厨艺很容易get到,灶台上放上一口装好水小锅,等水烧开放提前放好酱料,煮好兩人分量的面条,关火。很快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出锅。他刚准备喊欧阳吃饭。

欧阳倚在厨房门口,看着他,月色下,欧阳单薄而消瘦的身影向一只猫咪定定看着他,更让人心疼的是她清亮的眼睛里要掉不掉的泪珠,李达康眼神一把拥抱住自己媳妇:“欧阳,是我对不起你,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还未说完的话语被欧阳堵住嘴,不管不顾亲上,双方都动了情,唇分。李达康圈住她,两碗面在双方默契的配合下很快被消灭……

欧阳菁去卫生间洗漱,李达康收拾好厨房。在阳台抽烟,给秘书小金打电话。
大半夜接到老板的电话小金内心的忐忑。他老板者时候打电话通常不是好事,有什么工作,谁得罪啦老板?
小金:“李书记,有什么吩咐”
李达康:“给我查京州城市银行新来的副行长,我要他全部资料。”
“好的,李书记,我尽快查到。”

小金心里咯噔一声,京州城市银行,难到与欧阳行长有关?小金果断真相啦……默默在记事本上记录。
“上天给新来的副行长一道路走,腹黑书记给他一道深坑,欧阳行长是不能碰的雷区,谁碰等书记收拾谁!”


评论(1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