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阳

多年陈道明粉,吴岳官配太甜,喂满一嘴狗粮

相思赋予谁(王大路X欧阳菁X李达康)

(圈地自萌,不涉及真人。王大路,我欣赏的配角之一,他是绅士,冷门人物,有感兴趣的朋友欢迎留言,本人文笔渣,刻画人物方面有很大欠缺,多包涵,谢谢大家)

 

(To the world you may be one person, but to oneperson you may be the world.
对于世界而言,你是一个人;但是对于某个人,你是他的整个世界。)

“大路...”痛哭之后,她下意识地打开手机拨通了王大路的电话。她不愿让人看到她的狼狈,却只给王大路露出自己的软肋。电话响了四声后被接起。

“喂...”电话那头是沙哑的的声线。王大路揉着睡眼,打了个哈欠。奇怪,欧阳菁怎麼这个时候给自己来电? 

“怎么了?”

欧阳菁抱着手机,一时间不懂怎么开口。沉默着

 “欧阳菁,怎么不说话?”王大路起身,他又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伸出舌头舔了舔嘴皮子,听到欧阳菁深呼吸的声音,他耐下性子等了。 

她在等自己冷静,他也在等。

等待是王大路最擅长的事。

“大路...”再开口,已是颤抖的哭音。他听到了欧阳的难过,洪水通过五寸的屏幕迸发进他耳朵,水是咸的。

王大路猛地跳下床,手机开了功放,“欧阳菁,你在哪?外边还是家里?”。他迅速换了衣服,脸都没来得及洗,查了她的定位,显示是在市委机关宿舍,我马上到。

把车开进地下停车场,放好之后又冲着去赶电梯,还没跑几步,就看到了欧阳菁的车子停在那,驾驶座上坐着的,是她。

王大路敲了敲车窗,“需要纸巾还是红酒?”

欧阳菁缓了缓才调下的车窗,露出一双红得跟兔子似的眼睛,那人却在心里叹了口气。

“走吧,我送你去帝豪园休息。”

 

 (Just becausesomeone doesn‘t love you the way you want them to, doesn‘t mean theydon‘t love you with all they have.
爱你的人如果没有按你所希望的方式来爱你,那并不代表他们没有全心全意地爱你。)

帝豪园

“大路,我和达康又吵架。”欧阳菁给自己灌了一杯,才勉强在酒精中找回了安定。欧阳菁总觉得这场婚姻就像无底洞,一点点的吞噬掉她。

可四肢百骸的血液停滞不动,那种胸腔有一种莫名的热量向上传递,那种让她忍不住怀念到几乎要颤抖起来的难过。

王大路劝解“欧阳,你要理解李达康,他走到今天的位子,不容易。”

 “我理解他,谁理解我,这么多年我一直在付出,可我得到什么?李达康他太爱惜自己的羽毛,他就不应该有家庭和孩子。”

王大路:“欧阳,达康他工作忙,回家希望有口热饭吃,有个知冷知热的女人照顾他”

王大路说了什么欧阳已经没有在听,近乎压迫的黑暗,和安静的夜带着某些不知名的寒气,一并一寸寸渗入欧阳的脑海,不停地对着她叫嚣,你失去了什么。

欧阳菁感觉自己快要崩溃。

红酒一杯又一杯的下肚,王大路也不劝。人在陷入自己情绪的时候是听不进话的。悲伤是自己的,没办法和别人分享。 

欧阳菁的眼泪一串一串地挂着,也不知道眼泪里到底藏了多少苦闷,多少枯败的多头玫,多少生生灭灭的希望。它们在馨香花瓣的腐化后堕落,缱绻着彰明较著的世间真理,被挂在死气沉沉的灌木丛中声嘶力竭哭喊。

他又不能替她受着,只好守着。王大路时不时和欧阳菁敬一个,以表示他还在听。

“欧阳菁,你和李达康还有感情,李佳佳很懂事,上次去美国见到佳佳,聪明,独立,学习成绩有优秀,我替你们感到高兴。”

 “欧阳,我们之间永远谈不上谢。”

低低的叹息,夹杂着一声很温柔的低唤;很熟稔,很温暖,如同初春第一枝冷峭梨花的的气息,清傲中带着些许令她安宁的力量,

——是他  王大路。

( Theworst way to miss someone is to be sitting right beside them knowing you can‘thave them.

失去某人,最糟糕的莫过于,他近在身旁,却犹如远在天边。)

 

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欧阳菁此刻就像个酗酒的女超人。弯弯的眼睛是今晚的月亮。

王大路感觉自己有点蠢蠢欲动。

 “你说我为什么还那么难过啊,你帮我分析分析。”她的头抵在沙发上,还打了个哈欠,一嘴红酒味。

“你那么多嫩模小女友,你懂吗?”

“不懂吧,你大概不懂。”

王大路简直想把某个女人按进冷水里清醒一下。他不懂?欧阳菁你知不知道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没资格说这句话的人。他哭笑不得的坐在沙发上怀疑人生。王大路的心不大,装不下几个人,欧阳在他心里,一住就是十几年,再没出来过。

他不是个重欲的人,但也做不到十几年清规戒律不近女色,在与异性的交往方面,王大路有一个原则,只走肾不走心,讲究个你情我愿各取所需,懂事会看眼色除了钱财不奢求其他的,大可以多相处一段时间,但一旦对方起了别的心思,试图以男朋友的标准要求他,那立即分手。不过他向来出手大方,且从不和家庭背景相当的人搞暧昧,走肾的对象不是明星就是嫩模,除了得了个薄情的名声,倒也没别的影响。

王大路的行事风格历来是果断干脆的,却独独在对欧阳菁这件事上,纠结矛盾到自己都鄙视自己。在对欧阳的感情上,他总是安慰自己,再等几年,再过一段时间,可能就淡了,就不用这么天天揪着心,提不起放不下了。

 

王大路家

“李书记,我是王大路,欧阳喝醉了,心情不好,我把她安顿在帝豪园小区”“我知道了,谢谢你,大路”“李书记,达康,你们夫妻两的事我本不该多嘴,听欧阳提起,嫁给你这么多年,她一直想要一对婚戒”电话另一端一阵沉默,在王大路即将开口,李达康的声音传过来:“我不懂浪漫,对她关心不够,大路你提醒的对,我马上来接欧阳回家”

 

戒指

“欧阳,我知道说这句话晚了20多年,这些年你跟我东跑西颠的,我们结婚的时候,连一对结婚戒指都没有,委屈你了,我想把我们之间的爱情延长下去。”李达康拿出戒指,是一只两克拉钻石的婚戒。
欧阳菁看到这迟来礼物,再也忍不住拉住李达康,在他怀里哭,李达康任凭欧阳的眼泪打湿他的白寸衫,把这么多年的委屈诉尽,并保证欧阳轻拍:“我答应你,你得一辈子对我好。”“一辈子,就一辈子。”
李达康为欧阳菁在无名指带上象征爱情的戒指,欧阳洋溢着的幸福如蜜般倾泻出来。

 

王大路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李达康打电话问他选婚戒哪款适合欧阳菁?“”Darry  Ring My  Heant他几乎脱口而出。这样的答案没引起达康的怀疑,他送了一口气,后来欧阳告诉他:“大路,达康对我真好,他终于送我戒指,我太幸福了”“欧阳,恭喜,恭喜,和李书记好好过日子吧”

可以放弃的人和事,在王大路看来,那都不算事儿,他对欧阳菁,仿佛有执念般坚持了这么多年,期间也不是没有过波动和动摇,可他没办法欺骗自己,就是喜欢,爱到骨子里了,爱到到就算得不到,远远的看她一眼也高兴,开始的几年他还能安慰自己这是中年躁动,兴许过几年就好了,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单相思的感觉只增不减,他该学会彻底放下,将这无尽的相思赋予脚下的土地。

 

林城玫瑰园

如果你爱一个人,随意而安,让她自由地飞,如果最后她还是回到你身边,那就是命中注定的。表面上是明白无误的谎言,底下却透出神秘莫测的真理。爱开始于一个女人某句话印在我们诗化记忆中的那一刻。

王大路是果决的人,他独自来到林城著名的玫瑰园,看满山遍野的怒放的玫瑰,似乎看到在汉东大学欧阳菁穿着碎花洋裙向他走来,开心叫着:“大路,我们走,今天去哪?”

海子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王大路面朝那千亩玫瑰园埋葬回忆:“我知道爱情这东西他没什么道理;过去我和你在一起是我太叛逆,现在只剩我自己偷偷的想你;玫瑰花的埋葬关于你的回忆,感觉双手麻痹,不能自已,已拉不住你;真的好美丽,那天的烟花雨,我说要娶穿碎花洋裙的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 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完结)

 

(我终于把欧阳菁坐李达康专车去机场,手上特写那戒指梗给安上了,心疼欧阳公举,婚戒由她最爱的丈夫达康送给欧阳菁20多年婚姻最重要的定期信物最靠谱)

 


 

 

 

 

 

 

 

 

评论(12)

热度(23)